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师承中医论坛 首页 临床案例 查看内容

针药结合治疗脑血管病案例:李某云脑膜下血肿200ml昏睡偏瘫案

2013-1-15 17:3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262| 评论: 0

摘要: 李秀云,女,64岁,合阳县新池镇行家堡村人CT诊断:左侧颞叶顶叶硬膜下亚急性血肿,出血量约200ml!初诊时间:1995年7月29日这是一个重症脑出血案!是一个生命濒危、多方医治无效,家属几乎放弃治疗,经我极力挽救、 ...

       西安中医赵红军治疗脑血管病案例:李秀云,女,64岁,脑膜下血肿200ml案。

       CT诊断:左侧颞叶顶叶硬膜下亚急性血肿,出血量约200ml
       初诊时间:1995年7月29日


       这是一个重症脑出血案!是一个生命濒危、多方医治无效,家属几乎放弃治疗,经我极力挽救、针药并施,终于转危为安、至今生活依然完全自理的中风验案。

       多年之后回顾这个案例,仍然有惊心动魄之感!是我初行医时“初生牛犊不怕虎”,医运高照呢?还是患者洪福齐天,上苍在冥冥之中保佑呢?如是今日再次遇到这样的危症、险症,我不知道是否还有接治的勇气!


       这个病例共住院治疗40余日,抬着担架进来,昏迷不醒、二便不知、偏瘫不语,出院之时自己行走而出,病情之重以及恢复之快,没有任何后遗症,至今十年之后依然生活自理,不可谓不是一个奇迹!我从医十余年,这样的病例是不多见的。

      患者7月9日晨起突觉右肢痿软无力,但尚可行走,头脑清晰。家人急忙搀扶乘车去县城一家医院诊治。继被某医诊断为脑血栓形成转入住院部。当时合阳尚没有CT,因此所谓脑血栓形成完全是医生的臆诊;而之后的溶栓治疗更显得过于草率了!患者入院尚可行走,在输液低分子右旋糖酐、蝮蛇抗栓酶之后病情急剧恶化。先是呈现喷射性呕吐,随即陷入昏迷状态。呼之不应,双眼不睁,二便失禁,右侧肢体失去了活动功能。医院慌忙给下了病危通知书,并要求家属护送患者去邻县澄城做CT检查。CT显示:左侧颞叶顶叶硬膜下亚急性血肿,出血量约200ml!患者全家都是农民,既不知道医院用药和病情加重的因果关系,又被这个天文般的出血数字确确实实吓坏了!200ml?脑子的容积才多少啊?人还有救吗?本村有个教授在西安精神病院,先把片子拿去让看,多方咨询,都云虽说可以手术抽血,但时值天气炎热,加之西安离合阳路途遥远,四五百里路呢,谁也不敢担当这个行程!全家人一筹莫展,暂时先把病人安置到家中输液维持。难道就这样听天由命吗?

      患者在行家堡村可算的上是一个大户人家了。四个儿子,几个女儿记不清了,谁愿意眼看着母亲就这样去世呢?四个儿子在多年之后我依然记得,姓名为:富增、孝增、元增和文增。这是因为患者在日后其母治愈出院之时为表示感谢之情,送我一块牌匾,上书“医德高尚”四字,下面落款就是四个儿子的名字,这块匾至今还在老家院子里挂着,过来过去都看的见。

      中三儿子的媳妇是我们村人,其弟和我是好友。当时我在当地治疗中风已经小有名气。加上其姨、还有几个女儿都反对去西安动手术冒险,毕竟路途遥远,一路颠簸,天气又这么热,因此把我邀到家中诊视。

      此时患者发病已经20日。瘫痪在床,牙关紧闭,静默不语,水谷不入,仅靠每日输一些糖盐水维持生命体征,而且二便失禁,家属护理起来也极为辛苦。场面极为静穆。我冷静下来先给把脉,双脉濡数而略有弦象,(P=96次),右脉寸关稍大。再把牙齿撬开,白腻苔密布,舌面乏津。我若有所悟,询问家属:“患者发病之前可有先兆?是否有外感?”其老父答曰:“就是有些感冒。先一天睡前说是外感头疼,服了一片阿司匹林后睡了,第二天就发此病”。(阿司品林抗凝,有导致出血倾向) 我又问:“平时是否辛勤劳累?”其女答曰:“我母勤劳之人,无一丝歇息。”我寻思:患者发病有明显外感因素,时值炎夏,前些日子下雨,暑湿较重,故脉显濡象,舌苔白腻。右脉偏大,右属肺胃,病在气分显然。患者体型偏瘦弱,面色发黄,脾虚之质。脾合于湿,脾主思,脾又主四肢。湿蒙清窍故不语,湿滞经络故肢体不用。我再给患者做了检体诊断,左侧肢体在昏睡中尚有不自主活动,右侧肌力为零。这就进一步证实了我的初步判断。听诊心音正常,心律略快,血压80/50mmHg。瞳孔对光发射存在。这就更加增强了我的信心,我当时没有多想,就认为,患者只要有一分治愈的希望,就不要放过这个机会。

      思路出来了,当下之急,是让患者尽快从昏睡状态苏醒过来,而患者又牙关紧闭,无法服药。我一方面给患者继续输液,维持生命体征,当时有的液体除了常规补液、补钾之外,尚给了较大剂量的654-2、维生素C,以及氨基己酸、止血芳酸等。患者出血已经20日,病情趋于稳定,因此要尽快使出血吸收。但是这些方法用了之后,既没有看到减轻,也没有看到加重的迹象。到了第三天,我决定给患者施以醒脑开窍针法,后来回思此病的治疗过程,针刺对于病情恢复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以下介绍我治疗中风刺哑门穴的经验。


       哑门穴在中风初期疾刺,早刺,可以排出风寒外邪,有效促使患者清醒,并使患者恢复语言功能。这是其它任何方法不可替代的。这是我在十六年的治疗中风的临床实践中经过反复验证的经验。我用疾刺、早期(一发病就可以急刺哑门,越早越好,不管是什么类型的中风,不管是出血还是血栓,一得病就应该疾刺哑门)哑门方法治疗了好些重症中风,或者使他们很快从昏迷状态苏醒,或者使他们在针刺之后即可以开口说话。

       比如知堡乡鹅毛村的雷莲生(重症脑梗塞),就是在第一次针刺哑门之后开口说话的。还有黑池镇裕北村的种广棣老师(我们高中的物理老师,脑出血60ml手术后),脑出血手术后遗留严重瘫痪失语,就是反复针刺哑门穴,至今都已经完全康复,没有后遗症。等等还有好些病例,这在以后将要介绍。

       除了严重重度昏迷的患者,体位受限,或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患者之外,针刺哑门穴一般应取坐位。哪怕坐在床上也可,不能坐的患者让家属在后面把身子护定。哑门穴在后发迹正中直上1寸,用1.5寸针至2寸针直刺。需要注意的是,不要把针尖斜向上刺,那样很容易刺中延髓,引起生命危险。我一般是让患者张口(不能配合的患者除外),口中自己尝试发声,诱导患者说“啊”,针尖对准患者口和鼻尖中间,飞速进针,用泻法,逆时针,配合提插等。进针的深度一般因人而异,有不到1寸的,也有1寸尚多的,对于一些痴呆的患者,如果能刺到浑身哆嗦,就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促使很快苏醒的效果。比如马家庄乡的大面积重症脑梗塞患者王民强的母亲痴呆,连自己儿女都不认识,就用这种方法很快苏醒过来了。

       行家堡这个患者在针刺哑门第一次之后就有反应了。第二日我去的时候,家属说她母亲可以叫醒了,但是一睁眼马上就又闭住。我除针哑门之外,再针人中,颊车,并且刺激右下肢涌泉穴,患者下肢在针刺时出现了明显收缩。初期针刺均不留针,三五分钟之后就可出针,取轻可去实,疾刺驱邪之意。到第三天,我去的时候患者虽然仍然昏睡,但是家属给喂水时已经可以下咽了。我因此给开了中药处方,仿藿香正气散之意:

                                藿香10克  云苓20克 半夏10克 陈品10克
                                紫苏10克 佩兰10克   乌药6克 香附10克 
                                白芷10克 木瓜15克 青皮10克   郁金10克 

        
       每日一副,水煎服,间前泡30分钟,煎得时间不要过久,取其味芳香化湿、避浊开窍之意。

       历观前贤治疗中风用药经验,中风初期多有用乌药顺气散、八味顺气散取效者,实即为中风初期有外邪诱因,有表闭之因素,用发表之剂一为驱邪,一为宣散疏通气机、畅通经络之故。真中风外邪自不待说,即使类中风在初期顺气亦很重要,惜乎今人多不顾此。在中风初期不能及时驱邪,徒徒增加日后治疗难度,且多遗留有后遗症。此例之所以用藿香正气散者,病因有外感暑湿因素,弃麻黄不用者,炎夏之际,非强壮之人冬月风寒闭表可比,若如是,当用大小续命汤之类也。

      这样下来,每日病情均有进展,患者家属喜出望外,在第四日就转入我家住院治疗,不要我再每日出诊了。初到我家之时,患者住在我家上房,我妈一见到患者时而昏迷不醒,大小便都不知道,每日家属给换床单,就责我太胆大,说是一旦患者发生意外怎么办?我给她解释说是勿忧,我还是有一定把握的。果然,患者一周之后,吃喝就完全正常了,询问之时可以出声回答了,并且下肢在诱导之下有时可以抬离床面约1尺高。

       但是又出现一个问题。就是患者头脑时而清醒,时而昏睡,且有些痴呆,清醒之时下肢可以抬举,痴呆之时面无表情,连自己女儿、妹妹都不认识。我诊其脉,双脉均现缓弱之象,右脉按之虚洪。舌苔已褪,舌质淡红。患者脾虚体质,湿邪既去,本虚显露,脾虚者气血不充,心失所养,故而神明不明。患者既然进食正常,去掉输液,下一步用归脾汤治疗:


                             党参15克     白术10克     云苓20克    黄芪20克       木香5克
                             远志15克    菖蒲15克      郁金10克    桂圆肉15克    羌活5克 
                             黄芩5克      生姜3片       大枣5枚引   

                                                                                                       每日一剂

       用归脾汤十余剂,患者头脑日见清醒,表情不再淡漠,能和人语言交流。从此一家人复欢语笑声。

       而患者的下肢肌力也逐渐提高,惊人搀扶已经可以在院子里行走了。值得一提的是,患者其妹侍候患者多日,给患者每日活动肢体,擦洗身体之余,不断给患者说一些往事、笑话,逗姐姐开心,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也促使了病情很快恢复。至今其姐妹在一块儿的情景我仍印象深刻!

       记得日后有同行问我:我治疗中风的秘方是什么?我答:那要辨证论治,没有固定处方。听者很不满意我这样回答,又追问:那总要有个主方吧?我真不知道再怎么回答他。中医的精髓在于辨证论治,不仅中风这样,百病使然,如有规律是有的,如论一方则可以统治中风,则非也。归脾汤并非治疗中风之方,然此例用之得当,整形确属心脾两虚,则不仅痴呆痊愈,肌力亦提高,效果显然。

       患者在住院第30多日的时候,已经可以完全行走自理了,可以自己出门在村巷锻炼,全村人以及患者的亲朋无不称奇。唯有上肢抬举痿软无力,手指在夜睡之时不自觉可以伸展,但晨起复不能活动。我让患者端坐,右侧上肢抬与肩平,下垫枕头,给刺肩髃透极泉针法,针刺之时患者手指微动,等起针之后上肢即可抬举过头!然而第二日晨起,肌力又丧失!我恍然而悟:此是患者气虚所致。故不能保持疗效。遂拟自制“太极复痰丸”,嘱患者回家服药,暂停针灸。一月后,患者复诊,上肢活动自如。

        至今患者已经治愈13年了,仍然可以行走几里路,上肢可以提起一桶水,手指可以捏馄饨。

       此患者治愈之后,在行家堡村以及相邻的南沟、北沟村引起轰动,附近几个村但有中风就找我治疗。以后治疗了几例中风,都已痊愈。特别是南沟村的秦民仓母亲以80岁高龄患中风不遂,瘫卧在床,一得病就找我出诊治疗,扎针一次肢体即出现肌力,一周之后可以下床行走,之后生活一直自理,可以步到5里路之外的新池镇赶集去,直到88岁高龄去世!


       这个病例是脑膜下血肿,此后马家庄乡南洼村的王双民 是额、颞、顶枕区亚急性血肿74ml,治愈后可以放羊做日常农活。黑池镇导基村的杨景洲脑实质内出血40ml、我的高中物理老师种广棣脑实质内出血60ml在医院先行手术,遗留严重后遗症,均为我中药针灸治愈,治愈之后可以骑自行车。96年新池镇张家庄的秦家锁老人,70高龄患脑内出血6ml,医院说不能手术,生命垂危,其挑担是我的邻居,介绍由我治疗,半月后转危为安,多年一直生活自理,可以下地干活,去年以80岁高龄去世。其女至今说起她父亲的病还对我念念不忘。

       2003年的时候,我爱人的姑姑行永梅突发右侧丘脑血肿,出血量约为12ml,则是一发病我陪着去医院做了个CT,就由我一手治疗,从昏迷直至康复,至今生活完全自理。

       以上多个病例,治愈后均无任何后遗症,近期远期效果满意,均无复发。这就说明,中医中药针灸在治疗脑血管病等急症、重症方面有着巨大的优势和潜力,值得我们进一步继承发掘。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师承中医论坛 ( 陕ICP备12010444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318号

GMT+8, 2018-11-19 15:03 , Processed in 0.059359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赵红军国医馆地址: 西安市翠华南路曲江银座 电话:029-62581091

© 2001-2011 西安中医赵红军国医馆 版权所有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