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师承中医论坛 首页 大医养成 查看内容

大医养成 天下无疾(一)师从名师“中国式霍金”

2018-6-22 19:5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7| 评论: 0|原作者: 王长华

摘要: 中医的特点在于从整体、从系统来看问题。 中医的理论是系统观的,这是科学的。 中医理论中的阴阳说和五行说,脏腑论和经络学说,六淫、七情,辨证论治,都强调了人体的整体观以及人和环境、人和工作的整体观。中医有 ...

北京中医药大学校长徐安龙(左)向赵红军颁发聘书

   中医的特点在于从整体、从系统来看问题。

   中医的理论是系统观的,这是科学的。

   中医理论中的阴阳说和五行说,脏腑论和经络学说,六淫、七情,辨证论治,都强调了人体的整体观以及人和环境、人和工作的整体观。中医有许多比西方医学高明的地方,将来的医学一定是集中医、西医和各民族医学于一炉的新医学。

——钱学森

大医养成 天下无疾

——记北京中医药大学特聘临床专家赵红军

赵红军,这位当年被陕西合阳县黑池中学广大师生誉为年轻气盛的“才子”,在1989年,却遭遇了人生的滑铁卢——因为特定的原因,他没有像他的两位兄长那样如愿考入北大,高考落榜。


当年的鲁迅“弃医从文”,28年前的赵红军“弃文从医”。


在极度苦闷之际,赵红军遇到陕西省中医药研究院苏礼老师,苏老师用“脱颖而出”的典故勉励他,后来又引荐他拜“中国式霍金”孙曼之先生为师。赵红军发愤图强,卧薪尝胆28年,终于以其在中医临床方面的独到疗效,被中医界最高学府——北京中医药大学特聘为临床专家。

赵红军是从乡村医生开始他的行医生涯的。从“赤脚医生”到高等中医药大学的临床专家,这真是一段传奇的经历!


2015年12月,北京中医药大学新任校长徐安龙走马上任 ,在广泛调研、征求多方名老中医建议的基础上,锐意改革,在全球范围内遴选特聘专家教授。他打破常规,为高等中医院校引入民间中医的新鲜血液,这在中医沉寂了近半个世纪的今天,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创举。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赵红军报了名。经过材料初审、学科评议和专家委员会评审三个阶段,以及现场诊病、面试答辩等层层环节,这位来自古城西安的年轻的民间中医,最终有幸成为首届被聘的46位临床特聘专家之一。              


谈起这次应聘经过,赵红军坦然说到:“刚开始我的思想其实是有动摇的,就是想试试自己的实力!没想到经过初评,东直门医院现场看病考核,当着众多专家领导的面,及媒体的镜头现场答辩等环节,终于被选聘上了。”


“当徐安龙校长亲自把聘书递到我的手上之后,我还有过动摇,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我的医馆有20多名学生员工,每天要接诊四五十位患者,休诊一天,损失可想而知。为了这一纸虚名,从西安远道而去北京,真的值吗?”


“但我转念一想,中医目前的现状是这么不尽如人意!我的恩师孙曼之先生,多年来坚持带教中医学子,他又是为了什么呢?我在中医界有了通过打拼得来的一席之地,不就是为了传承、弘扬和发展中医吗?”


是的,人是要有点理想主义的情怀的。赵红军这个“陕西楞娃”,谨记着恩师嘱托,怀着为民间中医人争一口气的信念,从古城来到京城。


北京中医药大学,堪称中医药行业的“居庙堂之高者”,为何对一个“处江湖之远”,且名不见经传的民间中医如此青睐呢?


赵红军是一名“年轻的老中医”。在中医界举目望去都是“满头华发”的现状下,以他47岁的年龄,确实有些“青涩”;但赵红军却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老中医”,因为他20岁出头就开始行医,至今已有28年,诊治了20多万名患者。尤其是经他的双手,治愈了成千上万的心脑血管病、中风偏瘫和不孕不育症患者。从他的老家陕西合阳,到西安古城,乃至全国各地,到他的中医馆就医的患者络绎不绝,他在老百姓和全国的中医同行中,都有不错的口碑和声誉,这个资历不可谓不“老”矣!


成为北京中医药大学特聘临床专家,必须按照合同约定,全年出48个半天的门诊,每年至少进行两次专题讲座。


2016年8月,赵红军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医堂第一次出专家门诊,就有来自黑龙江、新疆、内蒙古的患者慕名而来。坐诊10天,记录完整的初诊病历92份,再加上复诊和针灸等治疗,诊治的患者超过了200人次。初到京城,就取得了这样骄人的成绩,远远超出了北中医国医堂和赵红军本人的预期。


谁说中医不能治疗急症?有一位来自山东济宁的患者,急性内耳疼痛引发偏头疼,输液和吃止疼药也没有止住,疼痛难忍。赵红军在跟诊的北中医研究生的辅助下,针灸、耳穴泻血并施,不到半个小时就给止住了疼痛。再经过后续服用汤药,治愈了这个患者。就这样,赵红军上午指导研究生问诊写病历,诊治患者,下午讲解看病处方思路,回答学员疑问,乐此不疲。


经过这次坐诊,赵红军更加了解了当下中医学院教育普遍存在的问题,也更深刻地体会到了徐安龙校长在全球范围内特聘临床专家的深意所在。


“北京中医药大学是中医药界的最高学府,能考上该校的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高材生,但经过学院教育7年、9年本硕博连读的学生,竟然不会运用中医的思维写出符合传统中医望、闻、问、切的四诊病历,这个原因在于学生吗?不不,是我们的中医教育体制出了问题,课程设置出了问题。编写教材的不看病,看病的老中医不擅长讲课带教,高等中医教育的理论和实践严重脱节,学生们用三分之一的时间学了外语,三分之一的时间学了西医,而且学得还不是真正传统意义上的中医,是西化了的中医,这怎么能学得好呢?”


赵红军在繁忙的门诊之后陷入深深的思考,连夜秉笔疾书,总结了这次带教的经历,写成《不忘初心——在北中医国医堂坐诊带教的总结报告》一文,提供给徐安龙校长和相关部门做教改参考,受到了徐校长和国医堂专家们的好评。


2016年12月,受北中医之邀,赵红军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大讲堂做了一场有关《风药的临床应用》的精彩演讲。


2017年12月,赵红军又被北京中医药大学特聘为临床专家,这次聘任期限是三年。经过新一轮的层层筛选,这次续聘的专家只有29名,足见成为特聘专家,条件有多么严苛。


师从名师“中国式霍金”

(王长华)

要了解赵红军20多年在中医这个大熔炉里的“修炼”过程,还得从他的恩师孙曼之先生说起。


在古代,徒弟拜师傅看病,必须跟着师傅诊断抄方,朝夕相处,耳提面命,这就是传统中医学习的“师承”方式。中医理论比较抽象,好多知识的理解需要口传心授才能深刻领悟,好多中医技能如把脉、针灸等需要手把手地带教,反复实践操作,才能学会。


孙曼之先生5岁时,得了一种被医学上称之为“脆骨病”的奇怪病,经过了反复多次的骨折……他凭着顽强的毅力,在母亲的教育下,自学苦读,打下了很深的文化基础。而立之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得到一位老中医启迪,他毅然改行,从自学无线电修理又转为自学中医。他先是在自己身上初试中药的神奇,给家人治病,不久,就闻名遐迩。20世纪70年代,孙曼之在赤水一带行医,日诊病人百十号人,患者排队求医,就连上厕所的功夫也有人在后面跟着,被当地人誉为“神医”。

天资高,禀赋好,再加上后天刻苦,孙曼之先生耗费多年心血,终于结成了正果!


孙先生的中医成就是多方面的。赵红军认为,老师最大的医学成就,是对号称为中医界的“哥德巴赫猜想”的《伤寒论》的研究和破解!


2003年10月,“国际仲景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中国中医药大学召开,孙曼之应邀在大会宣读了他的论文《<伤寒论>厥阴篇研究》。论文对《伤寒论·厥阴篇》做出了近乎完美的解释,得到了国内外专家学者的一致好评,被列为本次国际学术大会论文集的卷首!


香港《瞭望周刊》慕名而来,称誉孙曼之先生为“中国式霍金”!


孙曼之他要求跟师的学生重视古代中医医案的研读,学习古人医案,可以学到原汁原味的中医,不但可以弥补高等中医院校中医教育重理论轻实践的不足,更是年轻中医走向中医临床的捷径。他组织学生们,陆续出版了古代名医如《叶天士医案评析》、《谢映庐医案评析》(孙先生儿子孙乃雄和赵红军合著)等系列书籍。


2014年4月,孙曼之研究《伤寒论》的结晶——《孙曼之伤寒论讲稿》由中国中医药出版社正式出版。


赵红军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在医馆给学生和好多慕名而来的中医爱好者,从头到尾一字不差地讲解了全书。后来,还把全部视频发布到了网络上,供中医学子无偿参考学习。赵红军说,我一定要把孙老师的医术传承下去!


2017年4月18日,在赵红军和孙曼之另外一位学生陈振斌的精心组织下,“首届孙曼之先生中医学术交流大会”在山东泰山脚下隆重召开。除了孙先生带教的学生之外,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医界同仁共二三百人参加了此次学术交流的盛会。

赵红军主持了大会,并非常精辟地总结了孙先生的学术成就:

“一提到孙曼之老师,我们头脑里必定会闪现出“风药和茯苓饮”。毋庸置疑,孙老师其实还有很多弥足珍贵的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值得我们学习。比如他对《伤寒论》的研究,在有《伤寒论》以来的成千数百家注解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家之言,这是要在中医史上留下一席之地的;孙老师带领我们分别对朱丹溪、叶天士、薛立斋、谢映庐等医案的评析、他倡导的对医案学习的重视,给中医后学开启了一扇从理论过渡到临床实践的便捷之门;孙老师这么多年来呕心沥血地带教来自全国各地的中医学子,受到正安梁冬高度赞扬的《孙曼之中医演讲录》和陈振斌师弟整理编辑的《孙曼之临床案例实录》系列,他的坚持经典中医和辩证论治的思想,都会在现在和未来闪烁着熠熠光辉……”


节选自《大医养成 天下无疾》作者王长华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师承中医论坛 ( 陕ICP备12010444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318号

GMT+8, 2018-10-22 23:59 , Processed in 0.059767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赵红军国医馆地址: 西安市翠华南路曲江银座 电话:029-62581091

© 2001-2011 西安中医赵红军国医馆 版权所有 Comsenz Inc.

回顶部